- N +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(1-12集)大结局

原标题: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(1-12集)大结局

导读: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1集剧情介绍 易落得传言重燃希望 锡戎国内,洛寒桐的登基大典如期举行。一身华服的洛寒桐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锡戎殿,由太监总管荣兼宣读完先皇遗诏后,接受百官朝贺...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1集剧情介绍

  易落得传言重燃希望

  锡戎国内,洛寒桐的登基大典如期举行。一身华服的洛寒桐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锡戎殿,由太监总管荣兼宣读完先皇遗诏后,接受百官朝贺。

  而此时的烟暖殿内,宁王后易落因动了胎气,身子虚弱,而传召御医前来诊治。却见好友若茜以医官的身份陪伴御医一同前来。二人碍于方太医和宫女月儿在旁,不能相认,只能以目传情。诊脉结束,易落让月儿陪方太医一同前去开方,并以身体不适需要按捏为由将若茜留下。直到此时,易落才通过若茜在其掌心写字,得知安子亦已遭洛寒桐所害。为了劝易落保重身体,照顾好自己和肚中的胎儿,若茜不禁告诉易落,其实初澈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她,所以易落一定要坚持到初澈前来营救。

  方太医二人返回,若茜向其禀告了易落的身体状况后,就与其一同告退。却不料与洛寒桐在院中相遇,洛寒桐因见若茜眼熟,不禁起了疑心,幸好屋内的易落闻声,将洛寒桐叫进屋内,若茜才可趁机脱身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剧照

  进到屋内,洛寒桐询问了易落的身体状况后,就命人将被断了手筋的羌遥将军抬了上来。易落见自己昔日的好友,如今落到如此悲惨境地后,不免大怒。但无奈当时洛寒桐也仅仅答应易落留羌遥一命,却未曾说过保其周全。羌遥被抬下后,心灰意冷的易落不免直接质问洛寒桐如此这般到底为何。得知其一心想要初澈死后,易落不禁怒怼,要想初澈死,除非自己死。洛寒桐听此,也不愿再与其争吵,拂袖而去。

  入夜,身负重伤的羌遥部下无人醒冒死赶来洛王府,请求初澈出手帮忙营救羌遥将军,并得到了初澈的应允。

  是夜,洛寒桐因要选出一名得力的死士,而亲自前往天牢挑选。表明了来意后,洛寒桐将天牢的钥匙扔入牢房内,便任由众人开始厮杀,最终无人醒因杀掉了牢内的所有囚犯,脱颖而出,成为洛寒桐的死士。对于无人醒,洛寒桐并没有太多要求,只要求其对自己绝对的效忠。

  回到锡戎殿后,洛寒桐不禁向容兼述说了自己登上王位的曲折路程,并表示相较于洛鸿影,自己才是那个最适合登上王位的人。此时的洛寒桐,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易落腹中的胎儿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2集剧情介绍

  初一CP痛失爱子

  朵丞相因锡戎边境战事连连,已经岌岌可危,而西南又爆发了洪涝灾害,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,而召集众大臣前来碎月阁中,找洛寒桐商讨国事。却不料此时的洛寒桐却因欲测试洛东亭的野心,而称病不出。见朵丞相越说越过激,洛东亭不禁按照初澈的吩咐,出声为王上辩解两句。容兼回到后殿,将碎月阁之事告诉洛寒桐,听说洛东亭为自己解围后,洛寒桐不禁纠结是否要将其除去。对于朵丞相的出言不逊,洛寒桐倒是十分敬佩,认为其是个人才。

  晚上,洛东亭将白天之事汇报给初澈,尽管洛东亭表示十分不愿如此卑躬屈膝,但是深知洛寒桐为人的初澈,为了保住洛东亭的性命也只能让其暂且如此。面对洛东亭的暗自菲薄,初澈认为,只需让朝中众人看清洛寒桐的为人,时间久了,自然想要异主,到时的洛东亭就成为了他们想要投靠的对象。见初澈如此深谋远虑,洛东亭不解为何他会招致启彦的加害,并许诺定会护其周全。见此,初澈希望洛东亭帮助自己将羌遥救出,圆易落的心愿。

  容兼按照洛寒桐的吩咐来到御药房,命太医在三日之内熬制成即可成功打胎,又可使母体无法再孕的堕胎药。一旁的若茜听此,因担心易落和她腹中胎儿的安慰,而立刻赶到洛王府,将此消息告知初澈。但此时的初澈为了顾全大局,而不得不舍弃易落腹中的这个孩子,并阻止若茜为此采取任何行动。但当初澈听说洛寒桐不但要杀了自己的孩子,还要使易落从此不孕后,初澈亦是痛苦万分,但是为了大局,他也只能继续忍忍。

  若茜从洛王府出来后,看到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对初澈的通缉令后,刚要前去营救易落,就被初澈派来的无人醒所阻。无人醒向若茜解释了初澈此时的危险处境后,就任由其离开。

  是夜,烟暖殿内,尽管易落为了保住孩子,苦苦哀求洛寒桐将自己贬为庶民,从此出宫从洛寒桐的世界消失。但是洛寒桐因担心易落的孩子会夺走自己的王位,而不顾易落的苦苦哀求,欲强喂易落打胎药,就在此时若茜为救易落,孤身闯入,却不料反被洛寒桐所伤。若茜见自己实在无法营救易落母子,也只好劝其舍弃孩子,保护好自己,等待初澈的营救。若茜被拿下,易落被迫吞下打胎药后,身心俱痛,乃至昏迷。而此时洛王府中的初澈也同样因为丧子,淋雨痛哭至昏迷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3集剧情介绍

  易落重创十一忘前尘

  得知若茜前去营救易落后,初澈冒险潜入锡戎国皇宫,并绕道到烟暖殿去探望因失去孩子而陷入昏迷的易落。易落在半梦半醒间看到初澈,向其述说自己对于孩子的思念,并责怪其为何不来救孩子。孩子已逝,为了能够保住易落,初澈恳求其忘掉所有的一切,努力保全自己,直到得到了易落的应允,初澈才将其哄睡后,恋恋不舍的离开。

  待易落再次醒来,她自己也分不清,刚刚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。但是回想起初澈对于自己的叮嘱,易落也知道,此时,自己只能假装失忆,才能等到与初澈的再次重逢。

  洛寒桐听闻易落小产后,不但身体虚弱,还丧失了之前的所有记忆后,着急的前来探望,并对易落的侍女月儿大发雷霆。来到烟暖殿内,洛寒桐见易落真的失忆后,不但向易落谎称二人之前两情相悦,还与其用昵称相称。看到此时的易落对自己一展笑颜,洛寒桐不禁激动的将其拥入怀中,却被易落再次推开。正当洛寒桐亲自喂易落进粥之时,荣兼来秉告竟然有人来营救身陷狱中的若茜,尽管对方武功高强,但终因寡不敌众,身受重伤而逃,此时若茜仍身在狱中。听此,洛寒桐推测此人定是初澈,并下令全城搜捕,定要将其捕获。洛寒桐一边说话,一边注视着一旁易落的神清,却见其一直默默进食,神情上并未有些许的变化。见易落对于初澈的安危毫不在意后,洛寒桐对其的失忆,有了些许的相信。直至洛寒桐彻底离开,易落才露出自己本心,伤心落泪。

  夜晚,洛王府内,初澈营救若茜不成,反身受重伤而归。洛东亭见此本想为其请大夫医治,却不料初澈为了躲避洛寒桐的追杀,而坚持自己为自己疗伤。待初澈将伤口包扎完毕,便请求无人醒一定帮助自己将易落救出。

  另一边,宫女月儿因妒忌易落得到了洛寒桐的爱慕,而欲对其进行刺杀,幸好紧要关头临时改变了主意,易落才逃过此劫。

  某日,洛寒桐如往常一样又给易落送来华服,但易落因收的太多而并未对此有什么反应。听说洛寒桐要为自己建造一座专门放衣服和首饰的宫殿,易落觉得此事十分不妥,并劝其厉行节俭。看到易落处处为自己着想,洛寒桐欲封其为贵妃,并承诺自己的后宫之内将只会有易落一人。随后两人便你侬我侬的依偎在一起,这让一旁的月儿看在眼中,分外的扎心。

  一日,易落刺绣之时,因绣线不慎掉落,才意外发现了绣架之下自己曾经做给孩子的婴儿衣服,而大发雷霆,并让宫女月儿立刻将此扔掉。此举倒是让月儿彻底相信易落真的失了忆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4集剧情介绍

  洛寒桐强封易落为妃

  烟暖殿内,宫女月儿替易落上妆,并夸赞易落的美貌,早已看出月儿对洛寒桐的爱慕之情的易落,故意在月儿面前说起自己对洛寒桐的喜爱之情,并提及洛寒桐欲封自己为贵妃一事,让其心生怨怼。

  洛寒桐在易落院中舞剑,易落放下早饭出来观看,并向其请求为月儿择一门好亲事。尽管月儿再三表示自己并不想嫁人,但是洛寒桐的耳中却只有易落之言,准备将其婚配。

  夜晚,月儿怒而持刀刺杀易落,却不料易落早有防备,月儿不但刺空,还反被易落五花大绑。二人见事态已经如此,便打开天窗说亮话,月儿更是因出言讽刺易落,而被易落堵住了嘴。为了除掉自己身旁洛寒桐安插的这颗钉子,易落故意划伤自己后,派人将洛寒桐请来。洛寒桐闻讯赶来,得知自己最信任的爪牙,竟然因为对自己有了私情,反而坏了自己的好事后,不禁大怒,命人将月儿带下去活剐,月儿离开后,易落以月儿为契机,向洛寒桐谈起往事,洛寒桐话里半真半假,不但将自己的责任推卸干净,更将害死易落孩子的罪名推到若茜身上。

  第二日,洛寒桐就为易落派来了新的宫女冬叶,为了震慑住这名新来的宫女,易落故意向其闻讯了月儿的下场,并警告冬叶以后不要步了月儿的后尘。

  锡戎大殿,洛寒桐向众臣宣布将册封易落为贵妃,不但遭到王叔洛伽世极力反对,而且洛伽世还因易落不祥,而欲将其送去为洛鸿影陪葬,并得到了满殿大臣的复议。只有洛东亭此时挺身支持洛寒桐,化解了此场争执。退朝后,易落因朝堂之事而烦恼,并遭到洛寒桐温言安抚。易落提起自己一直不好的身体,洛寒桐深感自责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5集剧情介绍

  洛寒桐辣手试探易落

  洛寒桐命人为易落送来了册封的宝册金印,正式册封易落为月贵妃。回想起之前易落最喜欢出宫游玩,洛寒桐答应今晚带易落出宫赏花灯。

  夜晚,洛寒桐和易落在大街上游玩,洛寒桐见易落如此开心,答应每年都为其举办花灯节,却遭到易落的拒绝。说话间,二人来到一个小摊位前,易落看到眼前的莲花灯不禁想起之前自己和初澈在中原国的事情,却意外发现自己和洛寒桐身边一直有死士保护。随后,易落故意惹事引得死士现身,并发现死士手里竟然拿着初澈的佩剑,而心生怀疑。

  随后,洛寒桐带易落来到关押若茜的小院,看到受尽酷刑的若茜,易落瞬间明白这是洛寒桐在故意试探自己,并谎称害怕夺门而出,洛寒桐为绝后患,谎称是若茜害死了易落的孩子,为了替易落报仇,而亲手了结若茜。

  回到烟暖殿,为了不让他人看到自己流泪,易落命冬叶为自己端来一盆冷水后,便将头浸入水中哭泣。见冬叶已经对自己产生怀疑,易落便打开天窗说亮话,用还其自由为筹码对其进行拉拢,并命其找时机对自己进行暗杀。

  为了隐瞒易落堕胎一事,洛寒桐借若茜之事为由,处死了御药房内所有太医,致使太后和洛伽世的旧疾无人医治。洛东亭趁机带着易容后的初澈进宫为太后进行诊治,并遇洛伽世赶来向太后告状医团被杀一事,并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易落身上。得到了太后的同意后,洛伽世派大臣绊住了洛寒桐,私自率兵闯入烟暖殿,欲对易落进行绞杀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6集剧情介绍

  易落遭袭危在旦夕

  洛伽世为了锡戎社稷着想,命大臣绊住洛寒桐后,便私自率兵闯入烟暖殿,对易落进行绞杀。就在易落危在旦夕之时,幸好有洛寒桐的死士及时出现,救易落与水火之中。就在此时,洛寒桐及时赶到,命人将洛伽世带下,阻止了此场闹剧。随后,因宫中已没有太医,洛寒桐亲自为易落处理伤处。易落借机提起今日救了自己的死士,却惹来了洛寒桐的飞醋。

  一日,冬叶在易落的授意下,举刀行刺,引得死士现身。易落将冬叶支开后,与死士私谈,并让其摘下了面具。原来一直守在易落身旁的竟是无人醒,无人醒见易落看到自己后的失望表情,便得知她一直把自己当成了初澈。无人醒叮嘱易落一定要继续假装失忆,保护好自己,等着初澈来日的营救。听到初澈一直没有放弃自己,易落决定不但要活着离开这里,还要将洛寒桐所做的丑事大白于天下。

  是夜洛王府内,洛东亭正与初澈对弈,下人传来洛伽世被处死、太后也因此仙逝的消息。洛东亭不禁因此愤怒,并欲除掉这个大逆不道之徒。

  太后仙逝,皇宫之内众人都忙着为太后守灵,只有烟暖殿的易落处歌舞升平。她不但为洛寒桐设计了一曲国丧舞,还用豆腐做成了一桌荤菜的样子,而诱使洛寒桐享受美食歌舞。

  而此时前方大殿之内,听说了洛寒桐守灵缺席的原因后,众大臣大为不满,朵丞相更是愤而离席。洛东亭见状立刻追出,并请求朵丞相去烟暖殿将洛寒桐劝回。朵丞相听言认为确实如此,便依言照做,来到了烟暖殿。朵丞相请求洛寒桐与自己一同回去为太后守灵,却见洛寒桐以身体乏累为由,而欲留在此处继续休息后,不免出言顶撞。见此,易落不免出言为洛寒桐报不平,并遭到了朵丞相的怒怼。洛寒桐为此龙颜大怒,但见朵丞相仍然不依不饶后,本想与其一同离开,却遭到了易落的阻挠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7集剧情介绍

  易落下药迷晕洛寒桐

  锡戎国太后仙逝,众人皆在前殿守灵,唯有洛寒桐和易落躲在烟暖殿内享受歌舞与美食。朵丞相受洛东亭之托,前来劝说洛寒桐与自己一同前去守灵,却不料遭到了洛寒桐的训斥。面对为了美色竟然如此不孝的洛寒桐,朵丞相失望透顶,拂袖而去。朵丞相走后,虽洛寒桐明知此事不妥,但是为了易落的颜面,仍坚持晚些时候再回去。

  朵丞相无功而返,却见洛东亭一直守在灵前,并坚持为太后祈福而禁食三天,这正与他那位不忠不孝的二哥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回想起朵丞相的话,洛寒桐也决定前去守灵,却耐不住易落撒娇,请求其再陪自己一盏茶的时间。而易落则趁机在茶中下药将其迷晕,并故意摆出与自己亲密的样子,而将前来催促的荣兼骗过。待洛寒桐再次醒来,早已是两日之后,所幸太后的灵前一直有洛东亭守候,但是洛寒桐却得知自己的三名心腹都在自己昏睡期间遭人暗杀。

  见洛寒桐急冲冲离开后,无人醒进来向易落汇报前朝的动向。此时的洛寒桐已因不孝而惹起众怒,只是委屈易落被人误认为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灾星。但是此时的易落,只要能毁了洛寒桐,又岂会在乎这些。随后,无人醒将初澈暗杀洛寒桐心腹一事向其进行了禀告,并嘱咐其最近将会有大事发生,一定要好好配合自己。对此,易落并不惧怕,只是担心初澈的安危。

  洛寒桐派太尉刘大人彻查心腹被杀一事,却迟迟没有进展,而惹得洛寒桐大发雷霆。见此,洛寒桐肯定此事一定是内鬼所为,且此人必定觊觎自己的王位,纵观这个朝堂,只有洛东亭嫌疑最大,但是洛东亭却又无论在朝堂之上还是私下都处处维护自己。一时之间,洛寒桐也陷入苦思。刘大人离开后,洛寒桐命荣兼去往集市的中原小吃店,为易落买些爱吃的点心。

  洛王府内,初澈见洛东亭因洛寒桐的心腹突然遭到暗杀,而略显慌张后,告知洛东亭,此事便是自己所为,除此之外,自己下一步还计划除掉太尉刘大人。初澈回房,病情加重,吐血不止。无人醒前来照看,并欲为其寻找良方,却被告知此病已无药可医,就连仅仅能维系此病的安子亦也已经故去。此时的初澈早已看淡生死,并告诉无人醒,自己仅剩二十天寿命。

  烟暖殿中,易落小憩,梦见自己与初澈那年除夕夜在雪中观雪赏烟花,初澈破例为自己带回鸡腿并答应为自己查找灭门仇人的情景,不禁从梦中哭醒,却见原来不过是梦一场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8集剧情介绍

  群臣火烧狐妖易落

  锡戎殿内,洛寒桐在朝堂之上提及心腹被杀一事,却被刘大人告知,这些案子都是案发在深夜,作案手法干净利落,且不留任何痕迹,乃是有人预谋而为之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此时朵丞相又传来消息,现锡戎国边境屡遭北辛国侵扰,现已被占两座城池,并大有攻打锡戎国都之势。洛寒桐听后不免大怒,却被告知此事却因自己突换将所致。就在此时,朵丞相又报,锡戎国内突发鼠疫,而洛寒桐派去赈灾人员,却私自克扣挪用款项,导致现在鼠患扩大,鼠疫流行。洛寒桐见此刚要严惩此人,才又被告知,此人就是自己被刺杀的心腹。心力憔悴的洛寒桐见此不愿再多管此事,将一切事由交给朵丞相后,就先行离开。

  散朝后,洛东亭邀诸臣入府议事,见众人面露难色,才告知此事是与月贵妃有关。洛王府内,洛东亭与众人谈及易落到来后,对锡戎国的影响,并引荐扮作楚神医的初澈为诸臣占卜未来。通过卦象初澈断定易落就是断皇室命脉的狐妖,只有用火将其烧死,才能力保锡戎国运昌隆。众臣离去,初澈不免提醒洛东亭,一切都已到了最后时刻。

  烟暖殿内,宫女们正在与易落的小兔子一同嬉戏,易落也睹物思人,回想自己和初澈的前尘往事,无人醒趁此时不动声色靠近易落,向其汇报洛王府之事,预警易落将成为众矢之的,并嘱咐易落无论遇到多少委屈,哪怕危机生命,也要淡定,并将所有罪名都揽到自己和洛寒桐的身上,激怒所有人对她和洛寒桐的不满。自己会一直在易落身后对其进行保护。

  深夜,一队士兵奉命闯入烟暖殿,将易落带走,缚于柴火堆之上。面对众人的质疑,易落当众承认自己就是妖狐,并且吃了洛寒桐的心,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所做的法式。见势诸臣要烧死她,幸好洛寒桐及时赶到,将其从火堆之上救下。面对众臣的劝说,洛寒桐却执意将易落抱回烟暖殿。但当洛寒桐冷静下来后,开始反思今日之事,并猜到易落一直以来都在欺骗自己,不惜将自己形容成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,也要让众人恨他、怕他、弃他而去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9集剧情介绍

  洛寒桐死于易落裙下

  洛寒桐将易落从众臣的火堆上救回,才发现自己深爱之人,才是那个最想自己死的人。面对洛寒桐的声声质问,易落也不想再忍,索性承认自己欲与其鱼死网破。但此时的洛寒桐仍不死心,不禁强吻了易落,还反被起咬伤,洛寒桐离开后,便部署重兵,将易落困于烟暖殿之中。

  刘大人奉命监视洛东亭后,遂将昨日洛东亭秘会众臣,火烧易落之事向洛寒桐进行汇报。洛寒桐见此,认为洛东亭此人已经留不得,遂命刘大人连夜率兵除掉洛东亭,却不料刚到洛王府的刘大人等人就遭到洛东亭和朵丞相一伙的剿杀。

  锡戎殿内,洛寒桐苦等一宿,不但没有等到刘大人的归来,反而等到了洛东亭的叛军。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烟暖殿内,无人醒冲破洛寒桐的重兵而将被困的易落救出。易落还冬叶自由后,便一路直奔大殿。此时守在殿外的朵丞相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不禁对其十分敬佩,遂放其入殿。

  来到殿内,易落见洛寒桐等人现已经退守王座之上,满地都是已经死去臣子的尸体。见易落到来,洛寒桐大喜,自己终于可以在死之前,再见易落一面,却不想此时的易落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。说话间,洛寒桐走下王位,一边述说着自己对易落的倾慕之情和相识以来的种种往事,一边不断靠近易落。易落身后的官兵为保易落周全,而不得不,不断用箭阻止其继续前行。但此时洛寒桐的眼中除了易落,却再也无它物,直至被射杀于易落裙边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10集剧情介绍

  初一CP久别重逢

  洛东亭举兵造反,洛寒桐被射杀于易落身边后,之前追随他的众臣子也纷纷自刎于锡戎殿。易落亦步亦趋的从锡戎殿内步出,看到自己昔日好友羌遥将军不但还活着,且十分康健后,不免十分安慰。洛东亭见易落一直四处观望,明白其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初澈,待易落将洛寒桐谋害先君,已自刎谢罪;逼迫自己喝下汤药以至小产;以及自己为了揭露真相,而不得不假装失忆的种种真相昭告天下并命朵丞相宣读了废洛寒桐,立新主洛东亭的懿旨后,就依照洛东亭的指引赶往城外的白马寺。

  易落离开后,洛东亭步入锡戎殿内,不禁十分感慨。待其坐上王位后,接受了众人的朝贺。

  一路狂奔至白马寺内,易落终于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师父初澈。历尽千辛万苦,才再次重逢的二人,瞬间泪目。想到自己痛失的孩儿,易落不禁埋怨初澈为何现在才来,为了证实自己并非梦中人,初澈拿着易落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。听到易落要与自己一直厮守,初澈却因还要取一人性命,而不得不暂时独自离开,将易落留在白马寺内等候。虽然初澈保证自己定会回来,但经历了这么多的易落,早已经不再相信誓言。见此,初澈不惜发下毒誓。

  初澈离开后,易落就在白马寺带发修行,一边祈祷初澈能够平安回来,一边为因自己而死去的众人祈祷,并广行善事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11集剧情介绍

  初一CP终回烟暖雨收阁

  初澈独自报仇离开后,易落就在白马寺带发修行,一边祈祷初澈能够平安回来,一边为因自己而死去的众人祈祷,并广行善事。某日,易落正在白马寺梨花树上为安子亦、赵锦絮、赵锦辰和初清、洛�影等已故的众人挂上承载着无限追忆的木牌,初澈突然出现,并要带易落回到二人的烟暖雨收阁。原来,初澈此次离开,便是回到中原,联合四皇子发动了政变,将启彦杀死在王位之上。回忆起当年季府的灭门惨案,虽然初清是凶手,但是一切都是受启彦所指使,既然当初初澈答应为易落报仇,现在也算是给其一个交待。看到易落似有焦虑,初澈明白其所想,随即告知她,自己已将初浅和简儿放了,此时易落一颗悬着的心,才总算放下。初澈陪着易落一同祭奠了已故的众人后,二人便开始返乡。

  初澈带易落回“家”的途中,经过安子亦之墓,遂命车夫停下。易落见安子亦的墓碑之上,写着的却是若子亦,不免十分奇怪。听了初澈的讲解后才得知,原来这都是安子亦和若茜生前所愿,彼此互换姓氏,妇随夫姓,夫随妇姓,才能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情深义重,不分彼此。随后初澈履行诺言,将若茜的骨灰与安子亦合葬。

  初澈和易落将安子亦和若茜合葬后,初澈狼毒发作以致咳血,并告诉易落自己已经为日不多,并恳请易落无论自己如何,都要坚强的活下去。随即易落带着虚弱的初澈一路赶回烟暖雨收阁。

等到烟暖雨收第三季第12集剧情介绍(大结局)

  初一CP烟暖雨收阁大婚

  将安子亦和若茜合葬后,易落带着狼毒再次复发的初澈赶回烟暖雨收阁。听到初澈一直遗憾没有见过自己穿喜服的样子,易落决定再嫁初澈。

  是夜,烟暖雨收阁内,身着一身喜服的初澈、易落大婚。初澈掀开易落的盖头后,不禁感慨今日的易落分外美丽。共饮交杯酒后,二人正式结为夫妻。

  得偿所愿后,大限将至的初澈分外疲累,躺在易落的怀里,听易落讲述二人有喜有泪的过去:二人曾因为喝粥吃肉而吵架、初澈曾用情话撩拨易落、初澈曾告诉易落“有我在的地方,就是你的家”、初澈曾送给易落一个带有他体温的鸡腿、初澈曾送易落扇子教她习武......

  说话间,初澈越来越虚弱,易落服侍其睡下,易落想起之前洛寒桐死前曾经告诉过自己,他的血解过自己的毒,自己的血亦可解初澈的妖狼之毒。易落早已在初澈的交杯酒内掺入了自己的血,今后,再也没有人能够将自己和初澈分开了!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