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辽睡王史料

原标题:辽睡王史料

导读:

《辽史卷七 本纪第七》景宗孝成康靖皇帝,讳贤,字贤宁,小字明扆。世宗皇帝第二子,母曰怀节皇后萧氏。察割之乱,帝甫四岁。穆宗即位,养永兴宫。即长,穆宗酗酒怠政。帝一日与韩匡嗣语及...

文章目录 [+]

《辽史卷七 本纪第七》


景宗孝成康靖皇帝,讳贤,字贤宁,小字明扆。世宗皇帝第二子,母曰怀节皇后萧氏。察割之乱,帝甫四岁。穆宗即位,养永兴宫。即长,穆宗酗酒怠政。帝一日与韩匡嗣语及时事,耶律贤适止之。帝悟,不复言。
应历十九年春二月戊辰,入见,穆宗曰:“吾儿已成人,可付以政。”己巳,穆宗遇弑,帝率飞龙使女里、侍中萧思温、南院枢密使高勋率甲骑千人驰赴。
《辽史卷八 本纪第八》


虽以世宗中才,穆宗残暴,连遘弑逆,而神器不摇。盖由祖宗威令犹足以震叠其国人也。《卷三十 本纪第三十》


辽国之法:天子践位,置宫卫,分州县,析部族,设官府,籍户口,备兵马。崩则扈从后妃宫帐,以奉陵寝。有调发,则丁壮从戎事,老弱居守。太祖曰弘义宫,应天皇后曰长宁宫,太宗曰永兴宫,世宗曰积庆宫。穆宗曰延昌宫,景宗曰彰愍宫,承天太后曰崇德宫,圣宗曰兴圣宫,兴宗曰延庆宫,道宗曰太和宫,天祚曰永昌宫。
夺里本斡鲁朵,穆宗置。是为延昌宫。讨平曰“夺里本”。以国阿辇斡鲁朵户及阻卜俘户,中京提辖司、南京制置司、咸、信、韩等州户置。其斡鲁朵在纟乚雅里山南,陵寝在京南。

  正户一千,蕃汉转户三千,出骑军二千。

  州二:遂、韩。

  提辖司三:中京、南京、平州。

  石烈一:曰须。

  瓦里四:曰抹骨古等,曰兀没,曰潭马,曰合里直。

  抹里四:曰抹骨登兀没灭,曰土木直移邻,曰息州决里,曰莫瑰夺石。

《辽史卷三十一 志第一》


庆州,玄宁军,上,节度。本太保山黑河之地,岩谷险峻。穆宗建城,号黑河州,每岁来幸,射虎障鹰,军国之事,多委大臣。后遇弑于此。
降圣州,开国军,下,刺史。本大部落东楼之地。穆宗建州。四面各三十里,禁樵采放牧。先属延昌宫,后隶彰愍宫。统县一:
永安县。本龙原府庆州县名。太祖平渤海,破怀州之永安,迁其人置寨于此,建县。户八百。
《卷三十七 志第七》


遂州,刺史。本渤海美州地,采访使耶律颇德以部下汉民置。穆宗时,颇德嗣绝,没入焉。隶延昌宫,统县一:
山河县。本渤海县,并黑川、麓川二县置。
《卷三十八 志第八》

太师。穆宗应历三年见太师唐骨德。
右拾遗。刘景,穆宗应历初为右拾遗。
某部侍郎。李澣,穆宗朝累迁工部侍郎。
宣政殿学士。穆宗应历元年见宣政殿学士李澣。
《卷四十七 志第十七上》


某都点检。穆宗应历十六年见殿前都点检耶律夷剌葛。
五州都总管府。耶律速撒,穆宗应历初为义、霸、祥、顺、圣五州都总管。
《卷四十八 志第十七下》


壬申,次怀州。有事于太宗、穆宗庙。《卷二十一 本纪第二十一》
九月壬寅,幸怀州,谒太宗、穆宗庙。《卷二十二 本纪第二十二》


玉印,太宗破晋北归,得于汴宫,藏随驾库。穆宗应历二年,诏用太宗旧宝。《卷五十七 志第二十六》


穆宗应历元年,诏朝会依嗣圣皇帝故事,用汉礼。《卷五十八 志第二十七》


有重罪者,将决以沙袋,先于脽骨之上及四周击之。沙袋者,穆宗时制,其制用熟皮合缝之,长六寸,广二寸,柄一尺许。
穆宗应历十二年,国舅帐郎君萧延之奴海里强陵拽剌秃里年未及之女,以法无文,加之宫刑,仍付秃里以为奴。因著为令。十六年,谕有司:“自先朝行幸顿次,必高立标识以禁行者。比闻楚古辈,故低置其标深草中,利人误入,因之取财。自今有复然者,以死论。”然帝嗜酒及猎,不恤政事,五坊、掌兽、近侍、奉膳、掌酒人等以獐鹿、野豕、鹘雉之属亡失伤毙,及私归逃亡,在告逾期,召不时至,或以奏对少不如意,或以饮食细故,或因犯者迁怒无辜,辄加炮烙铁梳之刑。甚者至于无算。或以手刃刺之,斩击射燎,断手足,烂肩股,折腰胫,划口碎齿,弃尸于野。且命筑封于其地,死者至百有余人。京师置百尺牢以处系囚。盖其即位未久,惑女巫肖古之言,取人胆合延年药,故杀人颇众。后悟其诈,以鸣镝丛射、骑践杀之。及海里之死,为长夜之饮,五坊、掌兽人等及左右给事诛戮者,相继不绝。虽尝悔其因怒滥刑,谕大臣切谏,在廷畏懦,鲜能匡救,虽谏又不能听。当其将杀寿哥、念古,殿前都点检耶律夷腊葛谏曰:“寿哥等毙所掌雉,畏罪而亡,法不应死。”帝怒,斩寿哥等支解之。命有司尽取鹿人之在系者凡六十五人,斩所犯重者四十四人,余悉痛杖之。中有欲置死者,赖王子必摄等谏得免。已而怒颇德饲鹿不时,致伤而毙,遂杀之。季年,暴虐益甚,尝谓太尉化葛曰:“朕醉中有处决不当者,醒当覆奏。”徒能言之,竟无悛意,故及于难。虽云虐止亵御,上不及大臣,下不及百姓,然刑法之制,岂人主快情纵意之具邪!
保宁三年,以穆宗废钟院,穷民有冤者无所诉,故诏复之,仍命铸钟,纪诏其上,道所以废置之意。
《卷六十一 志第三十》


安端,字猥隐。与兄剌葛谋乱,妻粘睦姑告变,太祖誓而免之。复叛,兵败,见擒,杖而释之。子察割弑逆被诛,穆宗赦通谋罪,放归田里。
李胡,一名洪古,字奚隐。穆宗时,喜隐反,辞连李胡,囚之。
罨撤葛。穆宗委以国政。谋乱,令司天魏璘卜日,觉,贬西北边戍。
敌烈,字巴速堇。与宣徽使耶律海思等谋反,事觉,穆宗释之。
《辽史卷六十四 表第二 皇子表》


朔漠以畜牧射猎为业,犹汉人之劭农,生生之资於是乎出。自辽有国,建立五京,置南北院,控制诸夏,而游田之习,尚因其旧。太祖经营四方,有所不暇;穆宗、天祚之世,史不胜书。《辽史卷六十八 表第六 游幸表》
表不附


《辽史卷六十九 表第七 部族表》
《辽史卷七十 表第八 属国表》

太宗靖安皇后萧氏,小字温,淳钦皇后弟室鲁之女。帝为大元帅,纳为妃,生穆宗。
穆宗皇后萧氏,父知璠,内供奉翰林承旨。后生,有云气馥郁久之。幼有仪则。帝居藩,纳为妃。及正位中宫,性柔婉,不能规正。无子。
《卷七十一 列传第一》


韩延徽,字藏明,幽州安次人。应历中,致仕。
(韩)匡嗣以善医,直长乐宫,皇后视之犹子。应历十年,为太祖庙详稳。后宋王喜隐谋叛,辞引匡嗣,上置不问。
《卷七十四 列传第四》


耶律解里,字泼单,突吕不部人,世为小吏。应历初,置本部令稳,解里世其职,卒。
高模翰,一名松,渤海人。应历初,召为中台省右相。至东京,父老欢迎曰:“公起戎行,致身富贵,为乡里荣,相如、买臣辈不足过也。”九年正月,迁左相,卒。
《卷七十六 列传第六》


秋,上祭让国皇帝于行宫,与群臣皆醉,察割弑帝。屋质闻有言“衣紫者不可失”,乃易衣而出,亟遣人召诸王,乃喻禁卫长皮室等同力讨贼。时寿安王归帐,屋质遣弟冲迎之。王至,尚犹豫。屋质曰:“大王嗣圣子,贼若得之,必不容。群臣将谁事,社稷将谁赖?万一落贼手,悔将何及?”王始悟。诸将闻屋质出,相继而至。迟明整兵,出贼不意,围之,遂诛察割。乱既平,穆宗即位,谓屋质曰:“朕之性命,实出卿手。”命知国事,以逆党财产尽赐之,屋质固辞。应历五年,为北院大王,总山西事。


何鲁不,字斜宁,尝与耶律屋质平察割乱。穆宗以其父吼首议立世宗,故不显用。
穆宗即位,以立世宗之故,不复委用(耶律安抟)。应历三年,或诬安抟与齐王罨撒葛谋乱,系狱死。
及穆宗立,以匡赞功,尝许以本部大王。后将葬世宗,颓昱恳言于帝曰:“臣蒙先帝厚恩,未能报;幸及大葬,臣请陪位。”帝由是不悦,寝其议。


耶律挞烈,字涅鲁衮,六院部郎君甗古直之后。沉厚多智,有任重才。年四十未仕。会同间,为边部令稳。应历初,升南院大王,均赋役,劝耕稼,部人化之,户口丰殖。时周人侵汉,以挞烈都统西南道军援之。周已下太原数城,汉人不敢战。及闻挞烈兵至,周主遣郭从义、尚钧等率精骑拒于忻口。挞烈击败之,获其将史彦超,周军遁归,复所陷城邑,汉主诣挞烈谢。
《卷七十七 列传第七》


《卷七十八 列传第八》



室昉,字梦奇,南京人。应历间,累迁翰林学士,出入禁闼十余年。
耶律贤适,字阿古真,于越鲁不古之子。嗜学,有大志,滑稽玩世,人莫之知。惟于越屋质器之,尝谓人曰:“是人当国,天下幸甚。”应历中,朝臣多以言获谴,贤适乐于静退,游猎自娱,与亲朋言不及时事。会讨乌古还,擢右皮室详稳。景宗在藩邸,常与韩匡嗣、女里等游,言或刺讥,贤适劝以宜早疏绝,由是穆宗终不见疑,贤适之力也。
女里,字涅烈衮,逸其氏族,补积庆宫人。应历初,为习马小底,以母忧去。累迁马群侍中。时景宗在藩邸,以女里出自本宫,待遇殊厚,女里亦倾心结纳。及穆宗遇弑,女里奔赴景宗。是夜,集禁兵五百以卫。
《卷七十九 列传第九》


耶律休哥,字逊宁。应历末,为惕隐。
耶律沙,字安隐。其先尝相遥辇氏。应历间,累官南府宰相。
萧干,小字项烈,字婆典,北府宰相敌鲁之子。性质直。初,察割之乱,其党胡古只与干善,使人召之。干曰:“吾岂能从逆臣!”缚其人送寿安王。贼平,上嘉其忠,拜群牧都林牙。复以伐乌古功,迁北府宰相,改突吕不部节度使。
讨古,字括宁,性忠简。应历初,始入侍。会冀王敌烈、宣徽使海思谋反,讨古与耶律阿列密告于上,上嘉其忠,诏尚朴谨公主。
耶律海里,字留隐,令稳拔里得之长子。察割之乱,其母的鲁与焉。遣人召海里,海里拒之。乱平,的鲁以子故获免。海里俭素,不喜声利,以射猎自娱。虽居闲,人敬之若贵官然。
《卷八十四 列传第十四》


萧挞凛,字驼宁,思温之再从侄。父术鲁列,善相马,应历间为马群侍中。
高勋,字鼎臣,晋北平王信韬之子。应历初,封赵王,出为上京留守,寻移南京。会宋欲城益津,勋上书请假巡徼以扰之,帝然其奏,宋遂不果城。十七年,宋略地益津关,勋击败之,知南院枢密事。
耶律撒合,字率懒,乙室部人,南府宰相欧礼斯子。天禄间始仕。应历中,拜乙室大王,兼知兵马事。
《卷八十五 列传第十五》


刘景,字可大,河间人。应历初,迁右拾遗、知制诰,为翰林学士。九年,周人侵燕,留守萧思温上急变,帝欲俟秋出师,景谏曰:“河北三关已陷于敌,今复侵燕,安可坐视!”上不听。会父忧去。未几,起复旧职。一日,召草赦,既成,留数月不出。景奏曰:“唐制,赦书日行五百里,今稽期弗发,非也。”上亦不报。《卷八十六 列传第十六》


耶律敌禄,字阳隐,孟父楚国王之后。穆宗即位,为北院宣徽使。上以飞狐道狭,诏敌禄广之。明年,将兵援河东,至太原,与汉王会于高平,击周军,败之,仍降其众。忻、代二州叛,将兵讨之。会耶律挞烈至,败周师于忻口。师还,卒。《卷九十 列传第二十》


耶律速撒,字阿敏,性忠直简毅,练武事。应历初,为侍从,累迁突吕不部节度使。历霸、济、祥、顺、圣五州都总管,俄为敦睦宫太师。《卷九十四 列传第二十四》


姚景行,始名景禧。祖汉英,本周将,应历初来聘,用敌国礼,帝怒,留之,隶汉人宫分。《卷九十六 列传第二十六》

韩家奴每见帝猎,未尝不谏。会有司奏猎秋山,熊虎伤死数十人,韩家奴书于册。帝见,命去之。韩家奴既出,复书。他日,帝见之曰:“史笔当如是。”帝问韩家奴:“我国家创业以来,孰为贤主?”韩家奴以穆宗对。帝怪之曰:“穆宗嗜酒,喜怒不常,视人犹草芥,卿何谓贤?”韩家奴对曰:“穆宗虽暴虐,省徭轻赋,人乐其生。终穆之世,无罪被戮,未有过今日秋山伤死者。臣故以穆宗为贤。”帝默然。


李澣,初仕晋为中书舍人。晋亡归辽,当太宗崩、世宗立,汹涣不定,澣与高勋等十余人羁留南京。久之,从归上京,授翰林学士。穆宗即位,累迁工部侍郎。时澣兄涛在汴为翰林学士,密遣人召澣。澣得书,托求医南京,易服夜出,欲遁归汴。至涿,为徼巡者所得,送之南京,下吏。澣伺狱吏熟寝,以衣带自经;不死,防之愈严。械赴上京,自投潢河中流,为铁索牵掣,又不死。及抵上京,帝欲杀之。时高勋已为枢密使,救止之。屡言于上曰:“澣本非负恩,以母年八十,急于省觐致罪。且澣富于文学,方今少有伦比,若留掌词命,可以增光国体。”帝怒稍解,仍令禁锢于奉国寺,凡六年,艰苦万状。会上欲建《太宗功德碑》,高勋奏曰:“非李澣无可秉笔者。”诏从之。文成以进,上悦,释囚。寻加礼部尚书,宣政殿学士,卒。
《卷一百三 列传第三十三》


王白,冀州人,明天文,善卜筮,晋司天少监,太宗入汴得之。应历十九年,王子只没以事下狱,其母求卜,白曰:“此人当王,未能杀也,毋过忧。”
五年,察割谋逆,私卜于璘。璘始卜,谓曰:“大王之数,得一日矣,宜慎之!”及乱,果败。应历中,周兵犯燕,上以胜败问璘。璘曰:“周姓柴也,燕分火也。柴入火,必焚。”其言果验。璘尝为太平王罨撒葛卜僭立事,上闻之,免死,流乌古部。一日,节度使召璘,适有献双鲤者,戏曰:“君卜此鱼何时得食?”璘良久答曰:“公与仆不出今日,有不测祸,奚暇食鱼?”亟命烹之。未及食,寇至,俱遇害。
《卷一百八 列传第三十八》

娄国,字勉辛,文献皇帝之子。天禄五年,遥授武定军节度使。及察割作乱,穆宗与屋质从林牙敌猎计,诱而出之,娄国手刃察割。改南京留守。穆宗沉湎,不恤政事,娄国有觊觎之心,诱敌猎及群不逞谋逆。事觉,按问不服。帝曰:“朕为寿安王时,卿数以此事说我,今日岂有虚乎?”娄国不能对。及余党尽服,遂缢于可汗州西谷,诏有司择绝后之地以葬。《卷一百十二 列传第四十二》


朗,字欧新,季父房罨古只之孙。及察割作乱,遣人报朗曰:“事成矣!”朗遣详稳萧胡里以所部军往,命曰:“当持两端,助其胜者。”穆宗即位,伏诛,籍其家属。
海思,字铎衮,隋国王释鲁之庶子。穆宗即位,与冀王敌烈谋反,死狱中。
敌猎,字乌辇,六院夷离堇术不鲁之子。少多诈。世宗即位,为群牧都林牙。察割谋乱,官僚多被囚系。及寿安王与耶律屋质率兵来讨,诸党以次引去。察割度事不成,即诣囚所,持弓矢胁曰:“悉杀此曹!”敌猎进曰:“杀何益于事?窃料屋质将立寿安王,故为此举,且寿安未必知。若遣人藉此为辞,庶可免。”察割曰:“如公言。谁可使者?”敌猎曰:“大王若不疑,敌猎请与罨撒葛同往说之。”察割遣之。寿安王用敌猎计,诱杀察割,凡被胁之人无一被害者,皆敌猎之力。乱既平,帝嘉赏,然未显用。敌猎失望,居常怏怏,结群不逞,阴怀不轨。应历三年,与其党谋立娄国,事觉,陵迟死。
《卷一百十三 列传第四十三》

致周太祖书(应历元年 穆宗)
两地通欢,近因吾祖议和好之理,为远大之谋。(《册府元龟》九八○。)

遗南唐元宗书(应历二年 穆宗)
大契丹天顺皇帝。谨致书大唐皇帝阙下。贵朝使公乘鎔等自去秋以达东京海岸。适遭国祸。今年二月二十六日。部署一行。并诸仪物兵铠。已至燕京。兹蒙敦念先朝。践修旧好。既增摧痛。又切感铭。贵国长直官王朗。陈篆。取间道先回。用附咨报。公乘鎔等已遣伴送使陈植等同回。止俟便风。即令引道。(陆游《南唐书·契丹传》。)
(按《南唐书》称契丹主兀欲(世宗)被杀,弟述律遗元宗书云云。述律,穆宗小字也。缪氏作述律后误。)


责北汉主书(应历十三年 穆宗)
尔先人(人,《太平治迹统类》作父。)穷来归我。我先兄天授皇帝。待以骨肉。洎余继统。益修前好。尔父即世。我用命尔即位柩前。丹青(青,《统类》作书。)之约。我无所负。尔父据有汾州(州,《统类》作国。)七年。止称乾佑。(乾佑,《统类》作乾裕。)尔不遵先志。辄肆改更。李筠包藏祸心。舍大就小。无所顾虑。姑为凯觎。轩然举兵。曾不我告。段常尔父故吏。本无大恶。一旦诬害。诛及其妻子。妇言是听。非尔而谁。我务敦大义。曲容瑕垢。父子之道。所不忍渝。尔宜率德改行。(以上六字,《统类》无。无自贻伊戚也。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、《太平治迹统类》二。)
《全辽文卷一》


与兄涛书(李浣)
今皇骄呆。惟好击鞠。耽於内宠。固无四方之志。观其事势。不同以前。亲密贵臣。尚怀异志。即微弱可知。不敢备奏。一则烦文。一则恐涉。为身计大好。乘其乱弱之时。计亦易和。若办得来讨唯速。若且和。亦唯速。将来必不能力助河东也。(《册府元龟》)


奏阴事(李浣)
  昨田重霸至。为无与萧海真诏敕。只有兄涛家书。不敢将出。方欲遣田重霸却回。至五月四日。海真差中门使赵珮传语臣云。昨拟差人赍绢书上南朝皇帝。请发兵来。兼取得姚汉英等奏状。所贵听信。其绢文印押。了未封被。赵珮怀内遗失交下。忧怕不知所为。既认实心。遂唤赵珮通事李解里来呈与书诏。当时闻於海真极喜。引臣窃谢。寻唤重霸於私宅相问。至五月二十六日。又唤重霸於衙内一宿。今月四日令赵珮将银十两令与重霸。兼传语与臣云。我心如铁石。但令此人且回诸事宿时说与一一。已令口奏。候南朝有文字来。则别差人去。今因奏陈。皆据目前所得。至於机事兵势权谋。非臣愚为敢陈鄙款。伏乞妙延良弼。周访嘉谋。断於宸衷。用叶庙胜。(《册府元龟》、《资治通鉴》)


刘存规墓志(应历五年)
  (上缺)存规。字守范。河间王二十四代孙。大辽间。屡著奇功。拜积庆宫都提辖使。金紫荣禄大夫。校尉司空兼御史大夫。上柱国。应历五年卒。葬密云县嘉禾乡。子五。长继阶。摄顺义军节度衙推。次继英。永康府押衙。次继昭。山河都指挥使。次继伦。定远军节度衙推。(下缺)(民国《密云县志》五、《图书集成·职方典》二四)


张正嵩墓志铭
后以天顺皇帝登大宝。公授左威卫上将军。为入班节度使班首。
《全辽文卷四》


韩瑜墓志铭(统和九年)郝云
应历中。初补天雄军衙内都指挥使。寻诏赴阙。授银青崇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右金吾卫将军兼御史大夫上柱国。行止可度。矢以廉能。夙夜在公。曾非旷怠。

其年九月,乌云为部下太宁王【伟王子】、燕王舍音所杀,舒噜王子【徳光之子】勒所部兵诛太宁王舍音,而舒噜自立,号天顺皇帝,改名燝,称应厯元年。《五代会要》


周太祖广顺元年九月,伟王子太宁王与燕王耶律述轧杀兀欲并其妻於帐下。时德光子述律王子讨太宁之乱,诸部首领共推为国主,伪号天顺皇帝。《册府元龟卷九百六十七 外臣部·继袭第二》


周李澣,初仕晋为翰林学士。晋末,契丹犯阙。明年春,随庐帐北行,北主永康王善待之。永康入国,以澣华人,不令随从,留住幽州,供给亦厚。永康为述轧所杀,述律代立,部族首领多被戮。永康妻弟曰萧海真,亦谓之蝉得舍利,为幽州节度使,与澣相善,每与澣言及中国,意深慕之。澣尝参以言挑之,欣然遂纳。会定州节度使遣谍者田重霸继往幽州,侦逻军事。每令潜至澣所,密谋还计。澣亦致书於定帅致谢。定帅表其事,太祖哀澣羁离异域,尝有南归之意。乃令田重霸赍诏赐之,兼令澣兄太子宾客涛密通家问。澣得诏,甚感太祖恩,因重霸,回致谢曰:“田重霸至,伏蒙圣慈,特颁明诏,降日中之文字,慰天外之流离。别述宸慈,俾传家信,如见骨肉,倍感君亲。”《卷七百六十二 总录部·忠义第三》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117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